充电作文600字记叙文

时间:2019-05-07 15:39:18 | 作者:曹颖洁

一个普通人,如与书法结缘,就拥有了一次奇妙的旅程。

七岁那年,我进入弘文馆习书。当时因为年龄小,个子也低,不安分地站在小凳子上,一手抓着笔,另一只奋力支撑着桌面认认真真的一笔笔。虽说有些歪斜,可还是挺满足,满情欣喜地递上去,他坐着,微闭双眼,没有什么任何表情不带任何色彩地说道:“重写”!自然心里莫明的有股难受劲儿,从小凳上跳下来,坐下,桌面遮住了视线,只留下一点毛茸茸的小脑袋。也好,在以后的日子里,纵使母亲再怎样表扬进步之大,书道之美,可在我心中它只不过是起笔、停顿、收势这三项原则罢了。

十二岁那年我重新拜师。

那是我第一次来到他的书房,乘着电梯,时间如秒表般轻动,溃红色的箭头停滞,急促的脚步在楼层中打着转儿,轻扣三声,房门吱扭的打开了,“请进”,顺着楼梯上去,刚到书房门口,一股清幽的香涌出门,余香席卷着我的每个细胞,他的书桌又宽又长,墙人全都挂满花鸟鱼虫写生的黑白条幅。浅色的书柜旁,蝉不停地叫着,嫩绿的翅,尖长的嘴,不一样的小调,桌上恬静的瓷器,瓦蓝色的条纹,置放着轴卷长短不一。

铺开宣纸,他从架上取下一只长毫,饱蘸笔肚,在砚旁轻轻刮动,黑色的痕迹在雪白的纸上扩大,藏笔,襄锋,向右飞速滑动,放眼望,如藤萝扭转,凑近瞧,又如蛟龙飞天,波涛汹涌。

第一次,走进颜真卿《多宝塔》,体味丰满圆润,临摹《曹全碑》是什么样的清秀淡逸,留恋《张猛龙碑》的果断刚毅;深入《峄山碑》的柔情似水;恋上缚山的狂放洒脱,它填补我的空虚,让生命充电能量满满。

或许有融道家的清虚,法家的消遥。“古墨清香浓几许”书法不断滋养着我心灵,让人在这喧闹中沉稳而不失风度,温柔而不失劲骨。

  • 上一页1 2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