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江南作文

时间:2019-08-08 19:22:01 | 作者:胡婷

昏鸦尽,小立恨因谁,急雪乍翻香阁絮,轻风吹到胆瓶梅,心字已成灰——《梦江南》纳兰性德。

梦里的江南总是这般柔情似水,亦是这般别绪如丝,梦里梦外,总教人情不自禁回想那烟柳繁花之地;小榭轩窗,雾阁楼台;小桥流水,玉阶垂帘。

那天彤霞似霰,燕宿雕梁,你,名垂千史的词帝传人——纳兰容若,一身长袍,翩翩拈儿苒苒披,骑着英勃的俊马,飞奔而至;那天,烟水晴岚,丝丝柳带,淡淡梅花,你,流芳百世的江南才女——沈婉,一袭素衣,淡淡衫儿薄薄罗,踏着纷飞的柳絮,飘然而来。

泛水清波,荡舟心许,如水的江南里有你们互诉情谊;诗词对垒,浅酌低歌,如烟的江南是有你们萍水相依;采撷红豆,拈花一瓣,如霞的江南里有你们酬卿相贻;守宫护花,鸳鸯双绣,如梦的江南里有你们相记前生,如梦的江南啊,你用一根情丝系住天南地北的两颗心,古往今来,有多少翩翩书郎,纤纤少女,将梦里的心,梦里的情在此相倾,亦有我少节序沉浮,人杳思依,空留一寸回廊相思地。

造物弄人,天妒双飞鸟,江南烟雨虽谜乱世人的心,却始终是一杯苦涩的酒,千点相思泪,贮作玉壶冰,自古至今,饮醉了多少人的心,亦饮碎了多少人的心。

位高权重的大学士明珠——康熙炙手可热的宠臣,只因一个高处不胜寒便将贪欲的水焰燃向脆弱的江南,可怜的婉儿,当一封圣令犹如疯狂的死神将年迈的父亲押至断头台,你也因此脱下昔日温文尔雅的大家闺秀的仙袍,从此沦苍落风烟。

情仇较量,爱恨交织,薄命的婉儿,你要如何应对那一世的孤苦,雨打芭蕉时,你是否对月流珠心欲碎,声声催忆当初;是否空念相思却无望,心字已成灰;是否只影怀远泪淋漓,欲恨不能言。

伤心难话,欲诉无言,多情的容若,你该怎样面对那残酷的考验,韵笛偏幽时,你是否临风洒泪心自醉,点点皆思过往;是否握手西风情难尽,偏到鸳鸯两字冰,是否别绪如丝睡难成,孤枕空忆当时。

上苍啊,为何连理共枝只剩异枝分生,比翼双飞徒留劳燕分飞,难道这世间所谓一个情字,当真如此难解,当真只是遥远的传说。如果可以,那么我愿抛下荣华富贵,只为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;我只愿生为平民,纵然与你沿街乞讨,也要冷暖相随,不离不弃;如果可以,我只愿化作那穿山岬蝶,只为终身相守,至死不渝;如果可以,我宁愿不曾梦过江南;如果可以,我宁愿未曾坠落世间……

江南烟雨里,谁与谁相遇相识相变,谁又与谁擦肩而过,背道而驰;江南烟雨,迷乱了世人的眼,却弥漫不了你我的心;江南烟雨里,最难忘是那似水流年般的芬华岁月,谁的憨情,谁的笑靥,都一一化作那一江春水最深的沉淀,印在记忆里,最美的痕迹。

粉香看又别,空剩当时月,月也异地时,春梦酣然醒,梦醒只见残红舞,不忍覆余殇,多少柔情似水,多少玉阁幻梦,到如今,只是雾窗相遥,暮天寒对,留万点离愁,萦萧索情怀,更与何人说?

梦里的江南,江南里的梦,梦里梦江南,倦眼只模糊,但愿如梦的江南能在我的记忆里记前生,忆飘零。

  • 上一页1 2 下一页